”廖先生向记者表示,折腾了一个星期后,自己和其他员工已经向当地的劳动仲裁部门提交了资料,但是对于能否拿到欠薪没有任何信心。
查看更多